追求提升再生能源的同時,地熱國家隊的使命目的為何?
2018-03-14   |  作者:daisychuang  |  52瀏覽人次

 
2018 年 3 月 11 日,終於聽到台電中油要仿「離岸風力產業」組成「地熱國家隊」,納入經濟部地質調查所及財團法人工研院,持續多點開發地熱資源。這項消息對於 2020 年地熱發電的艱難目標──150MW,一定有相當的推進力,但如何讓國家隊成為民間開發的後盾,共同著眼後續蓬勃發展的願景,得請經濟部主事者務必深入思考。 
 
3 年前筆者所屬的海洋大學團隊,在執行科技部能源主軸計畫的過程中,曾分別與中油公司前董事長及台電公司綜合研究所開會討論推動地熱發電的構想,台電中油對於地熱發電的認識主要根據清水地熱電廠的失敗經驗,對於鄰近地熱發電國家的成功關鍵較未深入研究。因此我們強調幾項關鍵參數,例如:全球平均單井產能是 6.8MW、地熱井的成功機率應有 50%~78%、菲律賓近期單井產能可以達到 10MW、地熱鑽井技術以空氣鑽井為主、2,500 公尺的深井約在 30 天內完井。
 
這些關鍵參數與過去經濟部片面宣傳的資訊完全不同,原因是國內再生能源政策與國際脫節 20 年以上,中油台電至今仍認為地熱發電是高風險、高成本的再生能源,相關技術規格及經驗仍落後於國際發展現況,這正是發展地熱國家隊的「主要挑戰」。若是台灣的地熱探勘及鑽井技術與國際同步,地熱發電的成本應該能大幅降低。近期國際再生能源協會(IRENA)2017 再生能源發電成本報告(Renewable Power Generation Costs in 2017)中,紐西蘭地熱發電的均化成本(Levelized Cost of Electricity,LCOE)僅每度電新台幣 1.74 元,大約是台灣地熱發電躉售電價的三分之一,顯示成熟的地熱產業鏈對地熱發電的重要性,國家隊應利用現有經驗及人才優勢提供產業鏈發展環境。
 
就長遠規劃而言,地熱國家隊投入的好處在於協助設立地熱潛能區的餽線及道路設施,尤其在民間缺乏地熱探勘資料的情況下,能開發地熱尚不足經濟規模,且前期開發風險較大,有國家隊挹注所需要的基礎公共設施,對於民間企業及公民合作社投入地熱發電會更有誘因。
 
但經濟部有個讓人費解的論點,強調國家隊「主要針對淺層地熱(300 到 500 公尺內)開發」,但國際上地熱生產井的深度都在 500 公尺以上,中油過去為日本九州電力公司代操作鑽掘的生產井已達 3,000 公尺,在知名商業管理公司 Frost & Sullivan 的地熱能源白皮書彙整,超過 3,000 公尺及高於攝氏 200 度的條件才稱做深層地熱(deep geothermal),常規地熱發電的生產井深度為 500~1,500 公尺(見下表),若要責成科技部負責深層地熱的研究開發,應參考德國 2007 年開始發展地熱的策略,由研發單位地球研究中心(GFZ)與國際地工機具大廠海瑞克(Herrenknecht)合作發展先進自動鑽機 Innova Rig,成為德國發展深層地熱及科學鑽井的主力鑽機。而在短短 10 年內,德國已有 45MW 的地熱發電成果了。
 
地熱資源分類表
 
(圖片來源:Japan onsen power whitepaper 2017, Frost & Sullivan)
 
(合作媒體:科技新報。首圖來源:ThinkGeoEnergy via Flickr CC BY 2.0)

 
相關推薦